揭開SCP基金會的秘密世界:探索超自然事物的研究組織與同行組織GOI

出自於SCP基金會文章

複雜來講就是
當我們在現實(上層敘事)創造東西時,那個被創造的東西會處於“下層敘事”
上層敘事可對下層敘事進行破壞、創造等等甚至是改寫故事
下層敘事沒有真正的靈魂,僅只是上層敘事的在操控。
也就是說
我現在創造了此條目也可以算下層敘事(只要有東西、設想等等都可算下層敘事)
二次元、小說、文章都是有人創造所行成的下層敘事

關於突破第四面牆
突破第四面牆是上層敘事的作者編排的劇情,並不是下層敘事的人自願
同時,完全沒有任何下層敘事的人可以突破

敘事梯陣(出自SCP-3812)
傳統的敘事模型是向上、向下無限遞增的,無限層敘事層就可構成一個敘事梯陣

Bug
上層敘事只可透過精神上影響敘事,無法將自己整個代入敘事(也就是說,我們無法連同在現實中的自己一起傳送到下層敘事的世界)

關於作者的“化身”
當作者以某種方式入侵下層敘事時,入侵的作者可以以他想要的方式出場,出場看到的作者就是化身

簡單來講
故事、動畫、遊戲是被創造的,我們可以隨便干涉,但是也會因此產生平行世界

SCP世界觀是網路新怪談《SCP基金會》系列內出現的世界觀。

基金會的大部分作品可以籠統地概括成一個統一的大世界觀,但其中亦可分為多個不同的小世界觀,由不同的作者或作者團體構建。這些世界觀彼此聯繫、交叉和互相影響。作者在創作時可以從這些世界觀中汲取靈感,讀者也可以感受不同世界觀天差地別的氛圍。

在許多世界觀中,基金會都不是唯一對超自然事物感興趣並投入研究的組織。還有許多其它組織也持有、使用或者試圖創造超自然事物,要么為了自身利益,要么為了保護人類。它們有的與基金會敵對,有的分裂自基金會,還有的是基金會可以信任的夥伴。這些組織稱做同行組織(GOI)。

 

基本介紹

  • 中文名:SCP世界觀
  • 外文名:SCP Universe
  • 別名:SCP宇宙

簡介

SCP基金會所有作品所共同構建的世界觀,其中包含所有收容物(SCP)、同行組織、設定中心、異常、概念等。
SCP世界觀包含了多種虛構名詞,如奇術、模因/逆模因、現實扭曲、敘事層、超形上學、神性/至高神性等。
由於基金會為眾多作者創作,多篇文章設定會有所不同甚至衝突,遵循一無二隨原則。

相關組織

基金會並不是唯一對超自然與形而上事物感興趣並投入研究的組織。還有許多其它組織也持有、使用或者試圖創造SCP物品,要么為了自身利益,要么為了保護人類。它們有的與基金會敵對,有的分裂自基金會,還有的是基金會可以信任的夥伴。此處僅列舉具有代表性的同行組織。

全球超自然聯盟

全球超自然聯盟簡稱GOC。GOC創立於二戰的餘波中,叛變的超自然學者中的剩餘人士、靈媒、祭司以及來自納粹、蘇聯和同盟國的科學家,他們被聚集在一起並由同盟國組織成型。正如世界舞台在擴大,更多的國家參與進GOC,直到它具有如今的規模。GOC是一支龐大的政治力量,自視為超自然世界的警察。它們對於摧毀超自然個體感到非常自豪,並會使用從贊助者中得到的最高新的實驗技術。很多潛在的SCP在被基金會獲得和收容之前就被它們摧毀了。
它們與基金會亦敵亦友,這由形勢所定。它們基本上對基金會使用和收容SCP項目而非將其徹底摧毀的做法持蔑視態度。GOC尊重基金會的強大所以不對它進行干涉,儘管有數起可疑的事故可能與GOC有關,但他們對此完全否認。

破碎之神教會

破碎之神教會由Robert Bumaro領導,其成員為一群狂熱信徒,他們相信許多SCP項目都是“神”在創造宇宙後破碎而成的部分。通過將“神”恢復到完整狀態,他們也將同時獲得神性。他們對基金會特工人員具有高度敵意,將之歸為“異教徒”,並試圖消滅基金會特工人員和破壞SCP項目的收容。目前仍不知道他們是如何探測到這些項目的,但他們已對此展現出可怕的準確性。另外,他們表現出抵抗SCP項目心理影響的非凡能力,特別是對SCP-882和它的“心理誘惑”。

欲肉教

欲肉教派是一個宗教/哲學體系,其中涵蓋了多種傳統、信仰和精神修行,內容主要來自該組織的神化創始人“大術士亞恩”的教導。其教徒實行儀式性食人、人祭、肉體強化、奇術、以及維度操控等活動。組織高度保密,公眾似乎對其存在沒有直接認識。唯一例外的是破碎之神教會,他們在啟示錄中對該組織有所提及。生物操控使得欲肉教徒變為異常存在,超出了基線人類的物理限制。疾病被他們所崇敬,欲肉聖地上曾發現供奉有腫大淋巴結和腫脹腫瘤。欲肉教派視傳染為奉獻,將其看作一種“剔除弱者”、淨化民眾的手段,因此積極探索來確保它們的擴張。

蛇之手

蛇之手是一個小型但十分棘手的組織,且應對數起安保突破負責。目前至少已經接觸過三個不同的個體,所有這些人都使用可能的或者已證實的異常物品來達到滲透目的。該組織的人員總數、科技水平、持有SCP數目以及總體威脅等級全部不明。儘管如此,可以肯定的是他們具有高度的協調性並相當危險。已知他們的首領之一名為“L.S.”,此人應對兩起基金會站點的安保突破負責。
基金會目前關於蛇之手的資料非常少,而且幾乎所有關於蛇之手的信息都來自於GOC的情報。該組織似乎醉心於信奉超常物品的使用與存在,特別是人形和能感知的SCP。蛇之手高調批判收容和摧毀這些SCP,尤其是純粹為人的和不具破壞力的SCP。

混沌分裂者

混沌分裂者是從基金會分裂出去的一個集團,在1924年由一夥攜帶數個SCP物品擅離職守的叛亂分子所建立。在那之後,分裂者成為了世界舞台上的一個重要角色,為了自身利益和鞏固全球權力基礎而使用所占有的異常。分裂者除了交易異常以外,也從事武器流通和情報收集業務。
它利用貧窮髮展中國家的威權體制,經常像基金會對待D級人員那樣使用它們的人口。因此,它有意使這些國家保持貧窮和戰爭狀態,這樣它便能繼續進行激進的實驗,輕易地徵集兵員,以及和反對派進行有利可圖的業務。
分裂者的主要基地和現任領袖目前未知。該組織直接對抗基金會,使用致命武力以阻止基金會對多個異常的收容。基金會過去也被分裂者特工所滲透,導致高價值科研數據遺失、多個異常遭竊以及若干人員死亡。

第五教會

第五教會,又稱第五主義教會或第五會社,是一個與娛樂業有緊密聯繫的秘密宗教組織。儘管進行了大量調查,並最終促成了2007年全國收網的“占星師行動”,但關於其教義、活動、成員數目和目標的更多詳情仍未被確認,不過監視表單上已有100個已確認和被懷疑的組織要人和其他突出人物。其起源被鎖定在20世紀中期的多個時間點和北美洲及亞洲的多個位置,不過一些資料顯示其在數世紀前就已存在。

工廠

關於工廠的已知信息非常少,對據稱由其經營的設施而進行的探索收效有限,因此尚未得到具體的結論,僅知他們似乎有能力製造異常人造物——並且是以量產技術來進行。

打鯊魚中心

打鯊魚中心(也稱為毆打軟骨魚類中心,毆打鯊魚中心,達啥於眾新兄弟會等等)是一位於一個或多個平行宇宙的組織,明顯在交替宇宙中與基金會對應。儘管基金會幾十年前就已經知曉這箇中心的存在,但打鯊魚中心的結構、檔案和總體基調卻大相逕庭,這表明一個或多個宇宙仍處於不斷變化的狀態中。

設定中心

由不同的作者們所構建的不同世界觀,任何作者都可以參與這些世界觀的創作。

循此苦旅,直抵群星

該世界觀簡稱AAPA。在此世界觀中,由於忘川事件的頻繁發生,地球已被拋棄。帷幕已經揭開,基金會成為公眾所知之物。人類已成為星際種群,外星生物也不再只是科幻小說中的幻想,而是成為司空見慣之物。世界在變化著,而所余通路唯有一途:直抵群星。基金會太陽系外活動部已發射超光速飛船,前往銀河系中其他更為深邃的角落,在這看似平靜的虛空之中潛伏著無數帝國、巨構、遺蹟、聯盟和星際戰爭。AAPA是都市幻想、賽博朋克、硬科幻以及太空歌劇的混合體,其著重於講述未來人類(尤其是基金會)在宇宙中的活動。

 

死亡終結

基金會或者其他某些事物將死神本身殺死,從而導致了死亡的終結。任何人都取得永生,但這並不意味著幸福與快樂-死亡對我們所面臨的萬千苦難,在某一時刻終有結束的承諾。可如果死亡沒有遵守它的諾言呢?如果苦難還在繼續呢?我們別無選擇,唯有砥礪前行。直到永遠。

未建立

“未建立”系列的意義就和它的字面意思一樣:在沒有SCP基金會的世界的一次探險。這個系列有兩個須知要點。
  • 在這個世界沒有SCP基金會。
  • 世事看起來毫無變化。

第三定律

第三定律系列對異常科技的發展和異常與常態世界的互動進行了描述,在這裡,兩次世界大戰、冷戰和信息化等重大的歷史事件都有著異常科技和魔法的參與,同時這些事件本身也改變了異常界的發展和走向。今日異常即是明日前沿。我們不可能永遠止步於此。知識就是力量。歡迎來到未來。

歡樂基金會

歡迎來到一個沒有邏輯的世界。一個大量的震驚和畏懼雲集著,痛苦和折磨充斥著的地方。基金會在無人知曉的情況下垮塌了。瘋子統治著瘋人院,而最後的清醒者已經遠走高飛。這裡是歡樂基金會的世界。
SCP版「是男人就下100層」,可能是「新怪談遊戲」的祖宗

 

在《控制》中,玩家扮演著「聯邦控制局」的局長,利用「怪力之物」與隨之而來的異能,擊退著從另一個空間而來的侵略者,奪回「太古屋」的控制權,順便弄清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對於大部分玩家而言,Remedy精心營造的視覺氛圍,應該可以算是《控制》最吸引人的地方之一,2019年的TGA的「最佳美術指導」獎項,放在它的身上真的算是「實至名歸」。另一方面,Remedy那從《馬克思佩恩》到《心靈殺手》,一脈相承的敘事水平,更是在《控制》身上展現到了極致,只不過這次他們玩的東西,更加怪異。

 

 

SCP版「是男人就下100層」,可能是「新怪談遊戲」的祖宗

 

老實說,我不確定自己對《控制》的偏愛,是否受到了早年沉迷傳統「日式怪談故事」,以及「蠕動意面(Creepypasta)」(一種誕生於早期網際網路的短篇恐怖故事創作框架)的影響,但就它為我展現的故事來說,確實有一種神秘的「親切感」。

從遊戲開始不久,我就意識到「自己」並不是遊戲的主角,傑西和玩家之間存在的信息差異,像一個巨大的斷層,讓故事的展開顯得怪異至極,「我是誰」「我在哪兒」「我為什麼在這裡」,人類的邏輯和常識只能通過撿起的紙片,以及上面充滿理性的文字,才能窺見一二。

在對遊戲敘事風格的描述上,Remedy使用了一個十分有趣的名詞,「新怪談」。

不過今天我想要聊得,並不是什麼關於文學運動,或者而且說白了,就算閱讀了大量解構和分析類文章,我依然沒能搞懂所謂的「新怪談」,究竟是個什麼東西。

但理解上的不足,並沒有影響到我作為一名深度的「怪談」愛好者,享受隱藏在《控制》背後的設定與故事。

SCP版「是男人就下100層」,可能是「新怪談遊戲」的祖宗

 

《控制》錯綜複雜的地圖,可能承擔這比「關卡分割」更重要的意義

相信只要是體驗過《控制》的玩家,都或多或少能看出,Remedy在本作的地圖上,採用了一種類似於「銀河城」的設計邏輯,既開放卻又重於引導,通過玩家對地圖和探索過程,豐富起遊戲的世界觀與背景設定,而當這種設計邏輯,被與「超自然事物管理機構」的主題結合之後,展現出的般配程度,可謂是「天造地設」。

實際上,Remedy在《控制》中的嘗試,並非完全意義上的首創,從故事的背景設定而言,遊戲中「聯邦控制局」的原型,無疑來自於大名鼎鼎的「SCP基金會(SCP Foundation)」,就連《控制》的遊戲玩法,似乎也和過去的「SCP遊戲」,有著某種一脈相承的聯繫。

 

SCP版「是男人就下100層」,可能是「新怪談遊戲」的祖宗

 

「SCP基金會」

在開始正題之前,請先讓我對「SCP基金會」做一個簡單的介紹。

S、C、P分別代表著進行控制、收容和保護(Secure、Contain、Protect),這是一個以網際網路為創作平台,由無數不同身份創作者們聯合編寫的網絡小說(或者說設定集),其帶有標誌性的編號詞條「SCP-%uD7%uD7%uD7」,最為早期的連載標準,其最大的特色,就是所有會寫故事的人,都可以參與到創作中來。2008年開始,SCP基金會的官方網頁SCPWIKI,正式上線運營,那些已經被編輯完成的SCP詞條,被愛好者們翻譯成多國語言,開始以低門檻的方式向大眾展示。

 

SCP版「是男人就下100層」,可能是「新怪談遊戲」的祖宗

 

SCP基金會的官方百科

SCP的故事,大多帶有科幻或是恐怖元素,其中不少都受到了早期「都市傳說」的影響,充滿「蠕動意面」的構架色彩,不過在越來越多不同國籍的創作者參與後,SCP基金會的整體風格,也開始出現發散性的變化(搞笑以及現實主義題材開始出現)。

為了在保證SCP的整體基調,同時維持其「開放性」的同時,SCP基金會有著自己的一套創作規則,其中對於創作所涉及的題材、版權、詞條套用,有著一定程度上的限制,所有的涉及SCP的二次創作,都需要自覺遵守這套「君子之約」,不管你是小說、電影,還是遊戲。

 

SCP版「是男人就下100層」,可能是「新怪談遊戲」的祖宗

 

SCP創作者必讀的指導手冊

早期的「SCP基金會」,充其量不過只是一個衍生自「蠕動意面」連載體系,小眾而缺少知名度,直到某款遊戲的到來,這種境況才逐漸被打破。

「是男人就下100層」和SCP087

2010年前後,一股「獨立恐怖遊戲」熱潮,正慢慢在社交和視頻平台興起,看著實況者被恐怖遊戲嚇得大呼小叫,成了不少人在閒暇之餘的一大愛好。

也是在這個時期,一批帶有二次創作性質的作品,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起源自「蠕動意面」二次創作的恐怖遊戲「瘦長鬼影」,以及我接下來要說的「SCP-087」,或者說是SCP版「是男人就下100層」了。

就像《控制》用地圖「講故事」一樣,「087」在玩家打開遊戲開始,似乎就開始講起了故事,只不過在這裡,它所使用的,只有一個「無窮無盡」的樓梯間。

在SCP的原設定中,「SCP-087」是一個出現在某校園內的黑暗樓梯間,樓層之間有一個半圓形的平台相連,由於「087」似乎具有某種吸收光線的特性,超過75瓦的光源並不能起到更好的探照作用,至「087」被基金會接手後,共有四名D級人員(喪失人權的實驗用人員)對其進行過探索。

 

SCP版「是男人就下100層」,可能是「新怪談遊戲」的祖宗

 

在對「087」進行探索時留下的錄像截圖

《SCP-087》(以下簡稱「087」)的玩法簡單來說,其實就是一款帶有恐怖元素的「步行模擬器」,玩家作為前來探索的「D級人員」,可以做的只有不停地向下前進,數著樓層,順便戒備一下不時發生的「jumpscare」。

如果用現在的眼光來看,「087」的質量很難說得上是優秀,枯燥的迴旋樓梯,粗糙的建模與貼圖,以及不夠高明的「怪物」配置,最初只能算得上是一款小圈子裡的「自嗨」作品,但在以「找東西」和「跑路」的「生存恐怖遊戲」潮流下,重視,或者說只做了「氛圍」的「087」,反而給當時的獨立遊戲圈帶來一股清流。

對不熟悉「SCP」的觀眾來說,這個看起來無限延伸的樓梯底部究竟有些什麼,成為了一切的重點,加上「087」那簡單到幾乎不需要操作的玩法,使之快速在玩家中流行起來,成為了SCP基金會走進大眾視野的「開端」。

 

SCP版「是男人就下100層」,可能是「新怪談遊戲」的祖宗

 

到今天為止,這款玩法簡單的遊戲,經歷了不知道多少人的「重製」

這批玩家中,有一名叫約納斯·里科寧(Joonas Rikkonen)的芬蘭遊戲製作者,這時的他還只是一名在校學生。

接觸到「087」後,約納斯迅速被它簡單的玩法,以及嚇人的氛圍所吸引,開始「照葫蘆畫瓢」地嘗試製作起了屬於自己的「SCP-087」。2012年,一款由Blitz3D引擎開發,名為《SCP-087-B》(以下簡稱「087B」)的作品,被他上傳到了網絡社區中。

 

SCP版「是男人就下100層」,可能是「新怪談遊戲」的祖宗

 

約納斯·里科寧

比起原版遊戲,「087B」的場景也更加封閉和黑暗,比起開闊的樓梯間,更像是一條幽閉詭異的磚瓦地道,玩家也更容易在遊戲的途中遇怪暴斃,儘管放棄了一部分原有「檔案」中的設定,相比「087」純粹的「步行模擬」,更多了不少傳統恐怖遊戲的要素,加上更加得當地「jumpscare」運用,「087B」開始取代逐漸原版,成為了恐怖遊戲實況的新寵。

 

SCP版「是男人就下100層」,可能是「新怪談遊戲」的祖宗

 

《SCP-087-B》遊戲畫面

「SCP」是什麼?

隨著「087」和「087B」在網絡上的流行,許多人開始對遊戲背後的設定與故事,產生起興趣,越來越多的創作者開始將目光,投向「SCP基金會」,這個擁有現成世界觀設定的創作平台,一陣屬於「電子遊戲」的SCP創作熱潮,開始逐漸醞釀。

而成為這陣「熱潮」最重要推手的,則是約納斯的另一款遊戲——《SCP:收容失效》

「收容失效」和SCP173

「087B」的大獲好評,讓約納斯喜出望外,很快他便開始考慮開始製作自己的下一款遊戲,而這次他想要的,是一款能夠真正讓玩家「玩」得起來,並且有趣的原創遊戲,大名鼎鼎的《SCP:收容失效》(以下簡稱「收容失效」),就此誕生。

 

SCP版「是男人就下100層」,可能是「新怪談遊戲」的祖宗

 

相信不少國內玩家應該也不會對這個標題畫面感到陌生

「收容失效」依舊採用Blitz3D開發,玩家在這裡需要面對的,不再是某種單一的威脅或恐懼。

遊戲中,玩家依然需要扮演一個受試的D級人員,被關押在SCP基金會的某一收容設施中,擔當著「小白鼠」的職務,卻在參與SCP173的相關實驗時,陰差陽錯地遭遇了一場不自然的「系統事故」,整個收容設施都陷入了癱瘓,危險的SCP們開始在設施內屠殺倖存者,玩家要做的,就是活著逃出這裡。

作為一款「生存恐怖」遊戲,背景故事有了,剩下的就是一個依附於遊戲系統,並時不時能給玩家嚇一跳的主要「威脅」了。而約納斯最喜歡的SCP之一,自然也就成了本作中的主角,更何況這隻編號「173」的混凝土「殺人雕塑」,還有一個十分有趣且好用的「生態特性」,瞬移。

 

SCP版「是男人就下100層」,可能是「新怪談遊戲」的祖宗

 

遊戲中SCP173的首次亮相

SCP173(以下簡稱「173」),是一尊由鋼筋混凝土建造而成的雕塑,對於人類有著強烈的敵意,在離開視線範圍的情況下,會以瞬移的方式,出現在受害者的後方,並迅速折斷人類的頸部,危險度極高。

利用「173」的這套設定,約納斯設計了一套以「眨眼」為中心的遊戲玩法。

在遊戲的畫面左下角,分別有一條「眨眼槽」和一條「耐力槽」,眨眼槽會隨著時間經過自然清空,玩家的畫面會隨之一黑,而在「173」面前眨眼或是讓它脫離自己的視線,都會直接導致角色的死亡。

 

SCP版「是男人就下100層」,可能是「新怪談遊戲」的祖宗

 

GameOver的前一瞬間

當然,玩家也可通過空格鍵隨時眨眼,用以調整眨眼槽的時機,什麼時候能夠眨眼,在這裡成為了一種全新形式的「資源管理」模式,配合用來加速跑步的體力槽,以及設施內不同的地形,吧在通常恐怖遊戲中的「遇怪就跑」,轉換成了一種類似於「一二三木頭人」的博弈,大大增加了面對危險情況下的樂趣和可操作性。

更讓SCP粉絲們興奮的是,在「收容失控」中,我們能夠看到的SCP,遠遠不止「173」一種。

為了儘可能地還原SCP基金會的收容設施,約納斯在最初的遊戲版本中,加入了八種SCP(並在後續的更新中增加到三十種以上),除了會瞬移出現的「173」外,還有擁有穿牆能力,可以跨越地形追捕玩家的SCP-106(「恐怖老人」)、在被看到正臉後全力追殺玩家的SCP-096(「害羞的人」),以及更多有著神奇功能的「無機物」。

 

SCP版「是男人就下100層」,可能是「新怪談遊戲」的祖宗

 

SCP-714:一枚戴上之後會使人感到疲憊的翠玉戒指

這些稀奇古怪的SCP,有的會成為玩家結局問題的關鍵(甚至影響結局),有的沒有任何實際意義,而有的更是會瞬間致玩家於死地,對於喜愛SCP的玩家來說,這種可能不那麼「必要」的探索過程,反而顯得格外有趣。

雖然遊戲全程,幾乎沒有任何理性的演出和敘事(除了開頭和結尾),玩家唯一能得到的,只有那些散落在設施各處,用語嚴謹的「項目資料」和「試驗記錄」。

是不是聽起來就有些耳熟?

還是用地圖講故事的那一套。在第一次來到《控制》中的「環形監獄」時,我意識到了這裡,大概就是Remedy對於SCP基金會,以及「收容失效」在視覺設計上的最好詮釋。

 

SCP版「是男人就下100層」,可能是「新怪談遊戲」的祖宗

 

《控制》中,不能移開視線的「冰箱」支線的原型,顯然就是SCP-173的失控

另一方面,約納斯為了鼓勵玩家的重複遊玩,專門為遊戲設計了多條路線和結局,更是為遊戲,專門編寫了一套「隨機排列」的地圖生成系統,保證玩家能夠在每次遊玩得到不同的體驗,也受到了許多想要「挑戰自我」玩家的好評。

 

SCP版「是男人就下100層」,可能是「新怪談遊戲」的祖宗

 

在某個結局中,玩家可以看到SCP-682(「不滅孽蜥」)伸出爪子,攻擊武裝部隊的演出

1.0正式版「收容失效」推出以後,迅速在玩家中積累了極高的口碑,英國遊戲媒體「Edge magazine」,在一篇對於約納斯的採訪文章中,這樣形容「收容失效」:

「初看之下只是一款製作成本極低的免費獨立遊戲,但卻帶給了玩家毫不亞於高額大作的恐怖體驗。」

「Edge」的評價雖然正面,卻從方向角度,道出了粉絲們的心聲。

儘管約納斯在之後的幾年裡,一直保持著對於遊戲內容的完善與更新(這種更新持續到2018年),但由於其基於Blitz3D開發的畫面局限性,始終沒能得到改善,簡陋的遊戲畫面,讓人怎麼都很難真正將在自己,代入那個科學與超自然並存的超級神秘組織。

 

SCP版「是男人就下100層」,可能是「新怪談遊戲」的祖宗

 

獨立遊戲開發者的「綠洲」

2016年10月,一個名為「Aerie Gaming Studios(以下簡稱『AERIE』)」的獨立遊戲製作組,在網絡社區中,放出了一款標題叫做《SCP:Unity》(以下簡稱「Unity」)的獨立遊戲,並表示這款遊戲的靈感來源,就是上文中約納斯的「收容失效」。

 

SCP版「是男人就下100層」,可能是「新怪談遊戲」的祖宗

 

Aerie Gaming Studios的工作室LOGO

「Unity」項目,最初由一位叫做「Zornor90」的粉絲開啟,意在用時下最流行的Unity引擎,對原來的遊戲做一次全面的畫面升級,打造一款更符合原作設定的「收容失效」。

隨著「Unity」項目的展開,越來越多的有志之士,開始加入團隊,而眼見製作規模越來越大,他們終於不再滿足於單純的「重製」。

 

SCP版「是男人就下100層」,可能是「新怪談遊戲」的祖宗

 

早期版本「Unity」中,SCP-173的收容房間

在之後的幾年裡,「AERIE」大幅改動了過去版本中的互動設計模式,增添了「收容失效」中所沒有的全新SCP故事,以及開放區域,甚至修改了舊版本中,173「頭大身子小」的經典造型,這才和原版遊戲,徹底區分開來,加上從民間募集而來的援助資金,整個「Unity」項目在表面上,也進行得順風順水。

然而讓誰都沒有想到的是,就在今年1月23日,「AERIE」突然在社交媒體上,宣布取消「Unity」的開發和後續更新計劃,項目取消的原因,似乎與團隊領導者「Zornor90」個人的身體狀況有關,消息一經公開,引得粉絲們一片哀嚎,一時間,大量關於「AERIE」團隊內部關係的醜聞,也被以爆料的形式,開始在玩家社區中流傳。

不過,「AERIE」並沒有取消玩家對於「Unity」的試玩權限,在官方最後留下的連結中,我們依然可以直接下載一個最後更新於2020年的遊戲版本,但在連結下方,一則「感謝大家長期以來支持」的通告,卻在用最直接的方式告訴玩家——你們想要的《SCP:Unity》真的沒了。

 

SCP版「是男人就下100層」,可能是「新怪談遊戲」的祖宗

 

遊戲依然可以下載,卻不會在迎來進一步的更新了

「Unity」不幸夭折和製作組的醜聞風波,給不少玩家打了一套要命組合拳,在不少人眼中,這款遊戲在他們的眼中,幾乎可以算作是對「收容失效」核心設計的最好繼承。

實際上,類似於「收容失效」的遊戲,在市面上並不算少見。「收容失效」的大獲成功,在讓「SCP基金會」的概念被大眾熟知的同時,更讓不少獨立遊戲開發者,看到了「可能性」,「現成的背景設定」加上「現成的粉絲群體」,似乎只要和SCP扯上關係,就能賺得一絲話題性。

 

SCP版「是男人就下100層」,可能是「新怪談遊戲」的祖宗

 

不過有趣的是,隨著帶有不同文化屬性的開發者加入,「SCP」基金會也衍生出了不少「恐怖生存」之外的遊戲類型。

由日本的獨立遊戲開發者諏戶名友人,製作的SCP遊戲《器關的彷徨(器関ノ彷徨)》,就是一款十分具有「本土氣息」的文字冒險遊戲,遊戲從多個主角的視角,講述了發生在日本神秘山村,以及SCP基金會「日本支部」的奇怪故事。

 

SCP版「是男人就下100層」,可能是「新怪談遊戲」的祖宗

 

目前這款遊戲還處於開發階段,卻因為太久沒有動靜,逐漸被玩家遺忘

《器關的彷徨》的序章在2018年作為測試版放出,按照諏戶名友人原本的計劃,只要測試版下載量超過一萬,或是油管的實況視頻播放量超過五萬時,就會開始著手正式版的製作,但結果卻遠超出他的預料。《器關的彷徨》下載量迅速超過四萬,當故事中登場的那些經典SCP「怪物」,搭配上了極度「中二」的輕小說式故事,迸發出一種意料外的魅力,給了習慣「傳統」SCP故事的人們非常新鮮的體驗,在部分玩家中獲得了不錯的評價。

 

SCP版「是男人就下100層」,可能是「新怪談遊戲」的祖宗

 

《器關的彷徨》中出場的SCP-939(「千喉之獸」)

結語

「收容失效」取得成功後,製作者約納斯·里科寧,借著之前積攢下的經驗和聲望,成立了屬於自己的遊戲工作室「Undertow Games」,在保持對原版「收容失效」進行完善的同時,他也開始準備其了工作室的下一款作品。

2019年,一款名為《深潛症(Barotrauma)》的遊戲,正式在Steam商店上線,這是一款以「深海」為主題的2D恐怖生存遊戲,同時也是約納斯在成立工作室後的第一款商業遊戲。

「收容失效」對自己和SCP產生了怎樣的影響,約納斯非常清楚,在最初公布這款創意時,他直言道「這款遊戲也許會讓『收容失效』的粉絲們失望,但還是希望你們能夠體會到不同的樂趣。」

 

SCP版「是男人就下100層」,可能是「新怪談遊戲」的祖宗